波爾多2018期酒:戲劇化的一年

2019-05-14 12:12 來源 :  FT中文網 作者 :  謝立

謝立:去年波爾多7月中連續暴雨導致霉菌爆發,但2018年份卻相當出彩。頂級名莊的副牌酒尤其值得投資。

000085896_piclink.jpg

“這可能是自1961年以來Palmer(寶瑪酒莊)最成功的一年!” Thomas Duroux的開場白石破天驚,要知道1961可是波爾多公認的世紀年份,1961年份Palmer更是其中佼佼者。

這位CEO繼而拿出一支小瓶裝Palmer2018放在我們面前:“今天只有這個可以給你們品嘗。”什么?沒有副牌Alter Ego? 我們的2018年份波爾多期酒品鑒就以這樣戲劇化的方式開啟了。

Thomas說7月中連續暴雨導致霉菌爆發,采用有機和生物動力法的酒莊如Palmer、Latour、Pontet Canet,由于不能施用任何化學產品,損失尤其慘重。往年一棵葡萄藤上有四五個果串,今年只有一個,Palmer因此損失了大約2/3的產量。

接下來的8月和9月滴雨未降,又干又熱,臨近采收時年輕的葡萄藤掙扎于干旱脫水——老藤由于根系深入地下,受地表氣候的影響較小。多虧了夏季涼爽的夜晚,帶來緩慢的成熟期,賦予了這個年份豐富的單寧含量和迷人的新鮮度。Palmer經過長達1個月的精心采收,獲得完美的成熟度,90%的葡萄得以進入正牌酒的釀造。

Palmer2018果香濃郁而純凈,單寧極其細膩而豐富,賦予酒深邃的架構感,回味清新迷人。Thomas說其實這個年份酸度并不高,是單寧和其他因素帶來的新鮮度。

Margaux(瑪歌酒莊)達到每公頃3100升的產量,情形略好,但也因為霉菌和干旱各損失了15%的產量。“我從來沒見過赤霞珠的果粒這么小。”總釀酒師Philippe Bascaules說,由于果實濃縮,“釀造的關鍵是快速萃取、減少噴淋。”2018年份的Pavillon Rouge(瑪歌紅亭)果香新鮮純凈,富于紅果和花香,單寧密集有質感,正牌酒Margaux更富于肉質感,果香飽滿豐富,有著黑加侖的精巧香氣。兩款酒都達到完美的成熟度,既濃郁又美味。

在談論Pichon Baron(男爵酒莊)2018年份的酒精度時,Christian Seely誤把14.1%說成了13.1%,“你看我不習慣說14度以上。”他自嘲。2018是一個堪比2010的高酒精度年份,但香氣、單寧和酒體的平衡使酒精感并不凸顯。2018年份Pichon Baron十分新鮮濃郁,單寧細密豐富,極富陳年潛力。Les Tourelles de Longueville和Les Griffons de Pichon Baron兩款副牌酒,一個以梅洛為主,一個以赤霞珠為主,顯然前者更宜早飲。

Lafite(拉菲酒莊)依賴100個人在葡萄園里的辛勤勞作,預防了霉菌侵害。Chateau Lafite2018維持著一向極為細膩深長優雅的風格,而Carruades de Lafite和Duhart-Milon 2018也十分出彩,前者果香精細、多汁,回味有礦物氣息,后者充滿黑莓、桑椹的豐富香氣,口感細膩。

對于Pichon Lalande(女爵酒莊),這同樣是一個副牌酒也超精彩的大年。Reserve de La Comtesse2018果香精細,細膩優雅,堪比許多列級名莊正牌酒。Pichon Lalande 2018完美結合了強勁辛香和輕盈靈動,總釀酒師Nicolas Glumineau說,這是一個有著“黑皮諾風格”的女爵年份,也正是他一直為女爵風格尋求的DNA,“現在的問題是明年能不能釀出同樣的酒。”他說。

Nicolas也比較了最近幾個好年份,他認為2018是比2015更偉大的年份,擁有一切偉大年份的特征,是2010和2016年份的結合,酒精度接近2010年份,而經典感神似2016年份。

Haut Brion(奧比昂酒莊)和La Mission Haut Brion(美訊奧比昂酒莊)也成功地控制了霉菌發生,達到了每公頃5000升的正常產量。對比品鑒,Haut Brion單寧絲滑,細膩而深長,La Mission Haut Brion香氣新鮮、精巧,酒體活潑深邃。目前似乎略顯封閉。

在Beychevelle(龍船酒莊)作了2017和2018年份對比品鑒,相比輕盈細致的2017年份,2018年份顯然更加成熟飽滿,幾乎有著烈酒漬櫻桃的香氣,柔軟、絲滑,是一個充滿享樂感的年份。

盛放于Saint Louis水晶杯中的Fourcas-Hosten2003年份柔和、優雅而復雜,提醒我們這來自于一片波爾多著名釀酒顧問Eric Boissenot 肯定的Listrac的風土。自從2006年愛馬仕家族的Mommeja兄弟買下酒莊,我持續關注了Fourcas-Hosten幾年,在葡萄園和酒窖里的持續投入漸漸起效,新年份品質越來越佳,總是充滿優雅的紅果花香,酸度明亮,以細膩而非強勁見長。2018年份可以說登上新的臺階——更加圓潤飽滿和富于肉質感。目前在調配中梅洛的比例偏高,Renaud Mommeja透露這是因為赤霞珠在重新種植,要到2024或2025年才能全部完成。令人感嘆酒莊投資真是無底洞,若非有十足誠意和實力還是不要涉足吧。

Barton(巴頓家族)一直維持經典的圣朱利安村風格。2018年由于團隊在葡萄園里的辛勤工作,加上滲水力強的礫石土質,幸運地幾乎沒有受到霉菌影響。品鑒2018年份Mauvesin Barton、Langoa Barton 和Leoville Barton,釀酒的精準度提升了,果香純凈,單寧細膩,Leoville Barton充滿馥郁迷人的玫瑰花香。

另一家品質提升的酒莊是Boutisse,主要表現在果香更純凈,用桶更精準了。

Pedesclaux(百德詩歌酒莊)2018年份富于黑櫻桃和辛香氣息,酒體細膩順暢,保持了風格的一致性。

Malartic-Lagraviere一直是波爾多品質優異、價格合理的代表,2018年份果香純凈細膩,單寧完美融入酒體。

Giscours(美人魚酒莊)釀造的副牌酒La Sirene de Giscours的目標是性感,適宜早飲,Giscours正牌酒酒體圓潤、濃郁,單寧打磨極為細膩,令人贊嘆。

此后期酒價格會陸續放出,對于打算精明地購買2018年份波爾多期酒的讀者,我的建議是關注頂級名莊的副牌酒,以及那些一直維持合理價格而品質穩定或持續上升的酒莊。


發表評論